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鬼斧神工的物种性器官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2018-11-08 10:55:31
生殖器一名63岁的老妇正在向医生抱怨,她刚从海鲜大餐中退出,因为吃饭时一块鱿鱼刺伤了她的嘴。医生立马为她检查了整个口腔,然后发现一团东西吸附在她的舌头上蠕动,并且还有一部分粘在她的口腔黏膜和牙床附近,医生初担心这是某种鱿鱼寄生虫,立即对这些蠕动的小东西进行了清除。 不过,在后续的化验和分析中发现,这些附着在女士的口腔中的小东西不是什么寄生虫,而是鱿鱼的精囊(spermatophores),装有大量鱿鱼精子的大炮弹。 在交配时,雄性鱿鱼会释放精包(sperm package),他们会寄宿于雌性章鱼的外阴,等待雌性释放卵子,然后他们才会打开外层,释放内部的精子。除了精包,精囊是一个注射装置。 当然,天有不测风云,当这名韩国女性在咀嚼已经煮熟(或者半熟)的雄性鱿鱼时,正好引发了精包的释放。而精包误以为自己到达了雌性鱿鱼的生殖器,就想钻入其中,然后完成交配的目标。不幸的是,双方都不希望这种错误的发生--一只死去的鱿鱼妄图使一名人类女性受精,通过口腔黏膜! 我们今天将介绍一些大自然中鬼斧神工的性器。 在这个恐怖的世界中,有些铅笔自带锁定功能,能够锁死伴侣的生殖器,有些时候即便违背妇女的主观意志,但是这种强制锁很难解除。 还有些精液能够发挥强大的精神控制能力,来控制雌性。有些卵子能够帮助精子完成交配,有时候又能阻止精子完成交配。 这个世界充满了肉欲的横流,欺骗的谎言,只有专精的生物学家掌握了其中的奥秘,包括我们为什么乐于啪啪啪。 交配的武器是巧妙而复杂的器官。它既是标准的保护措施,又捍卫了物种间的基本法则。 虽然就可考的资料所记载的,大约有16起鱿鱼妄图使人类受精的案例,不过我想他们大概压根就没有这样想过。 但是,这些少数派还是说明了一个问题。在我们的星球上,大约有数以百万计的物种,在过去的几百万年的演化中,插入式的交配方式一直是我们的主流,它帮助我们繁衍后代,延续了基因的传承。 那么,动物之间是如何避免进行错误的交配的呢?在19世纪,发国生物学家Leon Dufour发现了其中的奥秘--外观奇形怪状的性器本身,就是这种保护措施的关键。 Dufour几乎研究了绝大多数昆虫的生殖器构造,而这种博学使他获得了科学界的高度荣誉。在1841年,他发现雌性昆虫用于产卵过程中十分重要的一个腺体——之后成为他享誉后世的关键。 在对比昆虫生殖器的研究中,他还注意到一些其他信息;他们的生殖器无论是大小,还是形状,差异性十分巨大。这种量级的生殖器差异性,实际上,能够成为分辨相近物种的主要判别依据。 这种特性不光限于昆虫,有时候,只要通过简单的一瞥,你就能够通过生殖器的外观来判断不同的爬行动物以及哺乳动物。许多雄性哺乳动物,当然除人类之外,都有阴茎骨。而这枚骨头之间的形状和尺寸的差异十分惊人。当然,如果能够对比不同雌性生殖腺构造的透视图,也能观察到类似的差异性。 所有这些差异的出现,并非出于偶然。Dufour如是宣称,之后在1844年他通过建立一套完善的理论来解释这种原因。每个物种的雄性都发展出来一套独特的复杂生殖器官,用于匹配本物种的雌雄生殖器官。煎蛋的说就是,雄性需要发展出一枚能够打开雌雄生殖大门的钥匙! Dufour的理论发展出一套通过生殖器进行物种判别的体系:这种雌雄互补的雄性钥匙+雌性锁的组合,使得来自不同物种的雄性和雌性难以在物理层进行接口匹配。这一理论十分简单,但也十分可靠。但是,不幸的是,他很有可能是错误的。 dufour的理论有一个致命的缺陷,根据在巴拿马的斯密斯热带研究所和哥斯达黎加大学从事研究工作的William Eberhard的发现,他认为雌性生殖器的锁功能是不存在的,许多雌性的生殖道构造十分简单,这就使得不同物种的雄性都有可能与她们完成交配过程。 这可能是正确的,来自西澳大学的Leigh Simmons也指出,雌性物种的生殖器研究远没有雄性物种生殖器构造研究那么充分,所以可能存在的复杂锁结构功能还没有被发现。 但是,如果生殖器的奇怪造型并非是为了形成物种生殖锁,那么这种进化方式怎么能够通过进化生物学方面获得合理的解释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