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期待更多的“硬卧拆成硬座”思惟

2018-11-30 15:38:38
期待更多的“硬卧拆成硬座”思维 据郑州铁路局的预计,正月十六将迎来春节后的第二个客流高峰,除了加开的临客有少量座位票,郑州到国内大多数城市的座位票和卧铺票已售空。

由于正月十六前的坐位票较紧张,郑州到北京、上海、广州、乌鲁木齐等方向的列车硬卧已被拆开当硬座。

节后春运,一点都不比节前春运轻松。

“一票难求”现象乃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何确保节后春运的供给满足公众的利益需求,是摆在各地方铁道部门面前的一个重大困难。

但经验告诉我们,对于“一票难求”,铁道部门通常能表现出和众多乘客一样的“囧相”来。

只不过,这两种“囧相”的区别在于:铁道部门习惯于说“我们尽力了”;而买不到票的乘客们更容易“裸奔”。

“我们尽力了”,其实是个年年都有的态度。

事实也确实如此:年年打击黄牛党、年年打击内部贩票、年年加大权力监督……不过,今年,笔者还是看到了一个颇为欣喜的“尽力”——“硬卧拆成硬座”。

倒不是说,“硬卧拆成硬座”本身能解决多少运力,而是说,铁道部门在春运眼前找到了解决问题的一种思路,这种思路的效果绝不在于多运了几位乘客,而在于找到了解决“一票难求”问题的“向下思维”。

奢华车厢、软卧、硬卧、硬座以及站票,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

硬座的主体,是买不起高铁车票,买不起软卧、奢华车箱,甚至是买不起硬卧车票的社会底层人士。

“硬卧拆成硬座”的本质在于铁道部门将工作的重心、服务的对象开始向下移动了,这显然是一次伟大的转变。

必须要明确,春运要解决的根本问题,不是让人躺着春运,不是让人看着电视喝着咖啡春运,更不是让某些人士“吃着火锅唱着歌”春运,而是要让28.5亿人次回到祖国需要他们的岗位上去。

不是说,“吃着火锅唱着歌”式的春运不能存在,而是说在春运这个节骨眼上,在几十万农民工骑摩托车进行“暴走”、许多人跑步回家的关键时刻,那些从属于性享受的个人利益就应该服从于公共利益了。

这也正是某铁路线甫1出现“2330元豪华动卧”后,招来口水与板砖一片的根本原因。

然而,还要承认,“硬卧拆成硬座”的思惟,还只是一个开始。

拿出举办奥运、亚运的魄力来解决春运,还需要有更多的“硬卧拆成硬座”现象,而且,公众还特别想看到“豪华车厢拆成普通车厢”、“软卧拆成硬座”的现象,被停运的绿皮车重新开张的现象…… 此外,对于许多职能部门、行政部门而言,也需要这种“硬卧拆成硬座”式的思维。

温家宝总理近日说,“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